问题库

360颠覆了杀毒软件,如今又想颠覆股权众筹,野心不小啊

燃烧的燃
2021/4/4 21:03:01
360颠覆了杀毒软件,如今又想颠覆股权众筹,野心不小啊
最佳答案:

360流氓软件确实靠着免费的幌子活了起来

打工三弟

2021/4/7 3:31:41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非正经小编

    2021/4/10 14:27:06

    1984年,安徽省马鞍山市在进行市纺织厂的基建时发现了三国时东吴名将朱然之墓。朱然在三国时代似乎存在感并没有那么高,但他曾与潘璋擒杀关羽,又随陆逊打败刘备,也算是东吴的的大人物了 。

    经考古鉴定,朱然墓是迄当时为止长江中下游区域已发掘的300多座东吴墓葬中最能反映东吴最高统治集团墓葬特点的一座大墓。墓室虽早年被盗,但许多随葬的精美漆器幸免劫难。在140余件出土文物中,有部分还被列为国家一级珍品。


    看上去是不是并没有太厉害?

    朱然墓中发掘的一件看起来不起眼的文物却不仅震动了中国考古界,并且震动了日本全国。

    我们都知道,木屐算是日本文化中一件非常特殊的存在,被日本人视作传统文化中的国粹,舆论一直以来都认为漆木屐是日本人最早发明的。

    但在朱然墓中却发现了一对漆木屐,和当代木屐样子差不多,通过朱然墓漆木屐的发现,证明了木屐不是日本发明的,二十在中国通过唐文化东传到日本,最后被日本逐渐使用。

    在朱然墓发现了这种木屐后,日本方面还多次请求将其运到日本展览,在很多日本人看到了在中国出土的木屐后,都纷纷表示诧异,以及那不可避免的尴尬。

    但自2002年起,日本人再想看这对木屐,就没那么容易,必须到中国来了。这对木屐在2002年,已被国家文物局列为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一共只有64件,全是国宝。

  • 魄力狮子

    2021/4/11 17:45:39

    1935年1月2日,中央红军架桥强渡乌江就堪称一个“神操作”。强渡乌江后的红军占领贵州遵义,然后举行遵义会议,彻底改变了红军自离开苏区长征以来的被动局面。

    1934年12月12日,通道会议做出了放弃之前与湘西的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全军改道向西进入贵州,在川滇黔附近待机发展。12月31日在贵州猴场,再度召开政治局会议,重申了这一战略计划。

    但是目前红军的处境十分危险,后面国民党中央军的追兵距离红军仅有百公里左右,红军面前则是国民党贵州军阀(黔军)王家烈部扼守的乌江天险挡道。红军要想摆脱困境,只有先征服眼下这条比湘江还要凶猛的乌江。

    红一军团领受突破乌江的重任!所属部队红4团和红1团分别在江界河、龙溪渡口执行突破任务,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亲自指挥。

    按照当地老百姓的说法,渡过乌江需要大木船、大晴天、好船夫,而目前红军一个也不具备。

    红4团首先发动进攻,先是以竹筏作为运载工具进行强渡。但是由于江流湍急,对岸的黔军防守严密,红军的竹筏又是临时赶制,根本经不起江流的冲击。强渡以失败告终。

    入夜以后,红军又组织偷渡。同样由于江流湍急,三只竹筏仅有3连连长毛振华等5人乘坐的第一只竹筏偷渡成功,第二、三只竹筏都被冲到距离渡口2—5里处返回。毛振华等5个人势单力孤,暂时潜伏了起来。

    强渡和偷渡都不能奏效,就在红4团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焦急万分的时候,刘伯承带着军委作战局局长张云逸、军委干部团团长陈赓、干部团特科营营长韦国清以及工兵一个营又一个连于第二天佛晓赶来了。

    几个人经过一番商量,红4团继续组织强渡,军委工兵部队进行假设浮桥的工作。红4团派人扎了几十个竹筏,于上午9时再次进行强渡。

    满载着红军战士的几十只竹筏几乎同时下到湍急的乌江中,在猛烈火力掩护下奋力向对岸冲去。筏子距离对岸越来越近,黔军对江面的射击也越来越猛烈。竹筏群在江水汹涌和黔军火力攻击下眼看有被打散的危险,2连连长干脆带着一个机枪班跳入冰冷的江水,直接涉水登岸。

    这时,黔军的阵地突然乱了起来,隐隐约约有几个红军战士从对岸的山崖下冲出,呐喊着扑向黔军阵地。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偷渡上岸的毛振华等5人。

    在毛振华等人的配合下,强渡部队很快登岸,与黔军杀成一团。狡猾的黔军投入预备队一个营,利用地理优势,拼命抵抗红军的进攻。在对岸指挥的红4团团长耿飚命令军团炮兵连连长赵章成操着仅有的一门82迫击炮,对准黔军预备队连发4弹,弹弹在黔军对伍中开花。趁着黔军混乱之际,红军趁势发起攻击,粉碎了黔军的阻击。黔军团长罗玉春几乎是死里逃生。

    就在红4团强渡的时候,工兵部队的架桥工作也在紧张的进行着。在乌江上架桥,而且是浮桥,这在乌江历史上还是头一次。因为要供大部队过江,桥不仅得架起来,还要牢固可靠。刘伯承、张云逸、陈赓亲自指挥架桥,红军战士将3层竹排重叠在一起组成一个门桥,然后一个接一个放入江水中,再用被竹篾编成的粗绳连接起来,然后把装入大石块的竹篓坠入江中以固定每一节门桥。

    红军工兵就是在纷飞的子弹中进行着架桥作业。前后36个小时,100多个巨大的门桥被准确的连接在一起,两条巨绳穿过所有的门桥横跨江面。在江水的冲击下,整个浮桥呈一个巨大的弧形,如同一条巨大的蜈蚣在翻卷的乌江中摆来摆去。

    无论是对岸的黔军还是乌江两边的老百姓,都被红军在乌江上架桥这个神操作惊呆了。浮桥架成后,素有“军神”之称的刘伯承感叹:“红军里面有神仙!”

    直到数十年后,依旧有曾经目睹了这一场景的人以惊愕的神情描述着当年红军创造的这个神话般的场面。

    1月3日,红一军团、军委纵队、红五军团先后从这座浮桥上渡过乌江。1月5日,红三军团从乌江另两个渡口马场、茶山关渡江成功。

    红军主力渡过乌江后,黔军的防线随即全面崩溃。从乌江至遵义,红军几乎再没有遇到大的抵抗,于1月7日进占遵义。

相关问题